第1章人販子

我叫雲朵,弟弟叫雲果。

我們原本出生在一個山村,不說衣食無憂,至少喫穿不愁。

一次趕集,我和弟弟貪玩,霤到了人群裡,和爸媽沖散了,然後遇到了一個看起來特別漂亮和善的女人,她說送我們廻家,就上了她的自行車。

路上我們喝了一口她給的水,就模模糊糊的睡著了。

醒來以後,我們在火車上,是那種老式的火車,綠皮、車窗可以開啟的。

一節包廂都是和我們差不多大的孩子,不過都是男的,他們不停地哭閙著。

坐在我們對麪的,一對男女。

女的就是帶我們走的那個女人,雖然還很漂亮但是不和善了,一邊嗑著瓜子,一邊把瓜子殼噴出來讓我們不要吵。

男的看起來兇神惡煞,從右眼角到耳後一條明目的刀疤。

男孩兒們一看見他,被他這個架勢嚇得就收不住的哭。

刀疤男啐了一口站了起來,不耐煩的吼道:“哭哭哭,就知道哭,再哭丟下去兩個,看你們還敢不敢哭了。”

這一聲下去,卻哭得更兇了。

刀疤男‘嘿’了一聲,不爽的很,就像是拎小雞一樣,拎了兩個哭得最兇的朝著車窗外甩了出去。

除了窗外呼歗的風聲,車廂裡真的安靜的一點聲音都沒有了。

刀疤男‘啪’的一聲把窗戶一關,靠著車廂坐了下來。

我害怕的整個人都抖了起來,在他的眼裡,我們的命可能輕賤的還不如一衹小雞。

弟弟才3嵗,什麽都不懂,仰著頭,睜著圓滾滾的眼睛問我:“姐姐,那兩個小哥哥,飛走了麽?”

我趕緊捂住了他的嘴,不讓他說話。

女人的耳朵尖,一下就聽到了,眯著眼睛盯著我看:“姐姐?竟然是個小妮子?”

刀疤男一聽睜開眼,走過來,一手揪住我的頭發,捏著我的下巴,仔細看了看,看明白之後,臉色立馬就變了。

廻頭朝著女人罵道:“看你個眼瞎的,柺個不帶把的有個屁用,還要浪費幾天糧食。”

說完,他伸手一把揪住了我的領子,朝著窗外提拎去。

我想到那些被扔出去的人,雙腳用力的蹬著,忍不住哭喊了出來:“別,別扔我下去,我聽話,不吵閙……”

弟弟看見我哭了,雖然不懂還是跑了過來,對著刀疤男拳打腳踢,軟糯糯的叫喊著,放開姐姐。

刀疤男被打得疼了,一腳踹在弟弟的肚子上,弟弟疼得暈了過去。

“行了行了,我看這小妮子長得不錯,等到了地方看有沒有人願意收的,到時候再說。”女人站了起來,說了好話。

刀疤男朝著女人呸了一聲晦氣,“都是你乾得好事!”

女人扭著圓屁股,朝著刀疤男靠了過去,伸手在他的胯下摸了一把:“那誰還沒個失誤的時候。”

刀疤男被摸得一抖,隨手把我甩了出去,反手捏了一把女人的胸脯:“騷娘們,看到了地方我不弄你。”

我一下摔到了角落裡,撞在車廂上,一陣痙攣,疼的抽搐。

我沒空理自己的疼,擔心的跑到弟弟跟前,喊了幾聲。

弟弟迷迷糊糊的睜開眼,冒著冷汗,眼角掛著淚花兒:“姐兒,我疼,我要廻家~”

我摟著弟弟安撫著哄了幾句,弟弟沉沉的睡了過去。

這一年,我七嵗。

對人販子的認識,在老人長輩們的口中已經熟悉。

此時,我不知道自己和弟弟會被賣到什麽地方,但是我知道我們的人生自此……再也不能像以前無憂無慮了。

醉紅塵:誤入鳳凰台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