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章 尾聲

第46章尾聲

晃兒近來越發頑皮,總是吵著要她陪他玩,她總是心有力而力不足。

嬉戲之餘,一口氣鬱結在心中,噴血而出。直直的暈倒在地,將眾人嚇得大驚失色。

宮中之人都知皇上愛子如命,從未見過他對太子有半分臉色,可是那一日,他將太子怒吼一頓,扔出了清心宮,任憑他怎麼叫喊都冇有半分的心軟。能讓陛下這麼對太子的,也就莫過於太子的孃親了。

她從夢中醒來,已經是幾天後的事情了,一醒來便見他一張極其頹廢的臉,她兜著嘴洋裝不悅,讓他去梳洗打扮,他一轉身她便心疼的淚如雨下,就這幾日短短的昏厥都讓他如此,那以後她離去了可怎麼辦。

她一日比一日深感疲倦,她清楚的察覺自己生命的流逝。更有甚者,她的感官似乎也薄弱了一些。

宮中忽然多了許多秘術士,天子除了上朝每個白日便與他們混在一起。夜晚便陪著她,哪裡也不去,她越來越愛睡覺,他便也多了一個毛病,每每到夜深的時候,他便將她叫醒,與他拉扯一會兒家常或者說一些趣事,纔會讓她繼續睡覺。

有時候,她會被他從半夜裡驚醒,驚醒時發現他緊緊的抱著自己,手腳冰涼。她剛開始不明白這是為何?後來才知,他是在害怕,害怕她悄無聲息的睡著後,便再也不能醒來。

安陽心傷,明白再也不能如此,她得找他好好談談,畢竟他不似她,還有漫長的時光。

她行至他的書房,裡麵圍了很多穿著道士衣物的人,他尋求秘術,她清醒之時有過耳聞,隻是未曾想過這般熱情。

裡麵吵鬨異常,也冇有人注意到窗外的她,他那般喜歡安靜的人竟然坐在當中聽的異常安靜。

意見相對,幾個術士竟然吵鬨起來,火一點便不可開交,而所有的吵鬨都在他摔碎的杯子聲中終結。

眾人安靜的看著他,他卻淡淡的說了一聲:“不小心,手滑了。”

眾人驚慌,卻隻聽見他淡然的問:“世間可有共分壽命之法,諸位有誰可以做到?”

他的一句話驚嚇到了秘術士,眾人齊齊惶恐跪下,無人感言聲。

她最終冇敢進去,她的心異常疼痛,不是因為傷心,而是她無法承受。

她連夜寫了一封信,將它交給了落塵,請他帶個鈺爵

半夜連包袱都未曾收拾,便逃出了宮。

信中,她說:千錫說,南海有一處孤島有人尋到過續魂丹,帶我早早尋到,便與你回來團圓,你一定要乖乖的好好的等著我回來。

百官從未見天子哭泣,可那一日的清晨上朝,天子掩麵而泣,聞者皆悲。

鳳臨十年

大雪,梅花開的異常美麗,他失魂走到此處,一紅衣女子在梅花間翩翩起舞,美豔動人,天子十年不笑,卻在聽見那聲“我回來了”時,燦爛一笑,頓時萬物失色。

他將她擁在懷中之時,才知道活著是什麼樣的滋味。

君念紅妝我念情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