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章 機場重逢

第50章機場重逢

機場。

人來人往的大廳裡,到處都是提著行李的人。

厲斯城站在機場大廳的中央,一個又一個人提著行李,從他的身邊急匆匆地走過。

整個大廳開始旋轉,不停地旋轉。

厲斯城隻覺得已經找不到方向,漆黑的眸底漸漸染上一抹猩紅,渾身冰冷,卻又像置身火爐,雙腳被釘在原地,想要去找她們,卻找不到方向。

視線掃過,一個熟悉的背影牽著小女孩在安檢處一閃而過。

“星月,江星月,豌豆,豌豆……”

厲斯城大聲喊著,飛奔過去。

一名身穿製服的保安伸手攔住他,禮貌地道,“先生,對不起,請出示您的登機牌和有效證件。”

“讓開!”

厲斯城狠厲的低吼,一把揮開男人的手臂,就要衝進去。

兩個保安聯手擋在他的麵前,一臉不容反駁,“對不起,先生,按照規定,請您出示登機牌!”

厲斯城指著遠處的背影,猩紅著雙眼,厲聲吼道,“那兩個人是我的妻子和孩子!你們給我讓開!”

看著男人一臉狠厲的樣子,保安心底一顫。

兩個保安對視一眼,一臉堅定地站在厲斯城的麵前,禮貌地說,“對不起,先生,如果您冇有登機牌和有效證件,我們不能讓您通過。”

“啪”地一聲。

厲斯城將錢包和手機扔到保安手裡,抬腳便要大步進去。

“對不起,先生……”保安再次擋在他的麵前,在厲斯城淩厲的眼神中頓了一下,硬著頭皮道,“您冇有登機牌,不能進去。”

女人的身影一點點消失在安檢處,大廳裡傳來廣播的聲音,“各位旅客,前往美國洛杉磯的飛機就要起飛了,請您檢查好自己的行李物品,從12號檢票口登機……”

走了嗎?

他再也追不上她了。

眼前一陣暈眩,他的眼中變得一片黑暗。

再也看不見任何色彩,聽不到任何聲音,厲斯城隻覺得自己像是被綁在了石頭上,不停地在墜落,墜落……

“咯吱”一聲。

他死死地攥緊手指,一滴滴鮮血從掌心滴落,砸在了雕花大理石地板上,染紅了淡粉色的花瓣,在日光的折射下,如張著血盆大口的食人花,將他一點點吞噬。

忽然,有人用力地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厲斯城,你在乾什麼?”

熟悉的嗓音彷彿從遙遠的天際傳來,厲斯城僵硬地轉過身子,直直地看著眼前模糊的身影。

白嫩的手指在他的眼前揮了揮,眼前的人影一點點在視線中聚集。

“星月……”

厲斯城踉踉蹌蹌地撲過去,一把將她抱住,手臂一點點用力,不敢置信地道,“是你嗎,星月?”

他將臉埋在她的頸窩,用力呼吸著她身上的味道。

這一刻,他終於相信,她還在!

溫熱的液體滑進江星月頸窩,她像是被燙到了般,眼眶瞬間變得通紅,張了張嘴,卻說不出一個字。

她伸出雙手用力地回抱著他。

“哇……”

嘹亮的啼哭聲從旁邊傳來。

厲斯城和江星月同時抬頭,這才發現豌豆正一手搖晃著江星月的裙襬,一手指著嬰兒車喊著,“媽媽,弟弟哭了!”

江星月一把甩開厲斯城的手臂,俯身從嬰兒車裡抱起孩子,輕聲地哄著。

厲斯城彎腰一把抱起豌豆,一隻手攬住江星月的腰肢,將她和寶寶一起攬進懷裡,低低地道,“星月,以後我們再也不分開了!”

“好,再也不分開。”江星月笑著流淚。

(全文完)

當你說愛我的時候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